又来了。

达米安揉了揉自己嗡嗡奏响一曲命运交响的太阳穴,上一次看到这幅场景还是在十年前。面前一红一蓝两团滚作一处周围飞沙走石,光是听钢铁拳头撞上钢铁皮肤的铿锵声音就让他曾差点因为劝架断掉的肋骨隐隐作痛。

他妈的。达米安抬起头,刚才还无比嚣张的反派已经傻了眼,一个氪星人他已经对付不了了,现在又多了一个。不过分裂出的两个家伙好像关系很差,趁这个机会逃……

还不等反派转身,一个鬼魅般的身影就降落在他身前。

“喂,你。”阴沉的声音饱含杀意。

“什什什什什什么……????!”

罗宾服的少年扯出一个凶残的笑。“你死了。”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

“事情就是这样。”达米安一手拖着看上去已经没气了的反派,另一手捂着肋骨,“还有这不是我打的,我正打算揍他一顿,红乔把蓝乔打飞正砸到他身上。”

迪克嘴角抽动了下,一时不知道该怎么开口。他挥挥手,在一旁等候多时的黑门监狱医务人员抬着担架将反派接走了。达米安从腰带里拿出装红氪的铅盒扔给迪克。“这辈子都不要让我再看到它。”

“乔呢?”迪克拿过盒子,环视四周寻找另外两个应该出现在这里的身影,“你把他打晕了?”

“没。”达米安阴郁着脸答道,“他们在赛跑,比谁先到蛇夫星系恒星再返回,这会儿应该……”

“轰!!!!!!!!”一声爆响,大地隆隆振动,迪克踉跄一下差点扑倒在地。他愕然看着面前闪现出的一红一蓝两人和他们脚下的半圆大坑,他的弟弟站在两人之间捂着肋骨像是要吐血。

“我先到的!!!”红色的乔大喊。

“明明是我先,你这个邪恶克隆人!!!”蓝的也不甘示弱。

“是我!!!!!”

“我!!!!!!!”

两人一起看向达米安:“达米安,你说是谁先?!!”

达米安:“……”

……

“事情就是这样。”达米安一手拖着一个乔的领子对露易丝说,“因为他们太不老实,我就用红太阳光照了下,打得不狠,过会儿应该就醒了。非常抱歉,肯特夫人。”

“没,没事……”露易丝半捂着嘴,难掩眼中的震惊,“他们……你……?”

“三天之后就会恢复,您不用担心。”达米安松开手,随着“砰”“砰”两声,两个睡得流口水的氪星人就这么横在了自家门口,“没别的事我就先告辞了。”

“谢谢……?”露易丝茫然地蹲下身看着两个除了颜色外一模一样的儿子又抬头看看达米安,“留下吃晚饭吗?”

“不了。”达米安敏捷地跳上他的罗宾摩托,还没坐稳就踩了油门,动作快得像是逃跑,“在他恢复前别让他们俩来找我就行了,谢谢您。”

……

“事情就是这样。”露易丝局促不安地坐在餐桌前对克拉克说,“达米安是这么说的。”

克拉克望着厨房一红一蓝两个忙碌的背影,想问的太多不知从哪里开始。他是有过遭遇红氪的经历,但他无法回忆起分裂时发生了什么,那段记忆随着他恢复从他脑中消失了。当年蝙蝠侠的说法是他们在暴力事件发生前打晕了两个他,不过瞭望塔的战损报告却不是这么说的。他没法给正在担心的妻子一个令人安心的答案,说实话,他有种相当不好的预感。

“做完了!”红色的乔端着一盘淋着新鲜草莓酱的松饼冲出厨房飞到餐桌前,“爸,妈,你们尝尝看!”

“不许学我!!!”蓝色的乔也端着他的蓝莓松饼飞出来,“是我先想到松饼这个主意的,而且绝对是我做的比较好吃!”

“这是……?”如此有胜负欲的儿子克拉克还是第一次看到,他不解地转向妻子,露易丝的表情就好像多年的老胃病又犯了。

“他们一醒来就开始争是谁先醒的,所以我提议要不他们比比厨艺。”露易丝痛苦地拿起刀叉,“别那么看我,别说话,我话一出口就开始后悔了。”

克拉克把他那句“我认为教育孩子应该让他做最好的自己而不是和别人攀比”咽回肚子里,切了一小块蓝莓松饼。他在蓝乔期待的目光中露出一个微笑:“很好吃。”

“爸,尝尝我的!”红乔自己动手切下一块来放在克拉克盘子里。

“爸才不想吃你的松饼呢,上面的红色看着就让人恶心!”

“你什么意思,想打架吗?!”红乔一把揪住克隆体领子,眼看着他们又要打起来,就像刚才争谁先用锅子谁先用案板谁先用烤箱一样,克拉克紧急出现在他们之间将他们分开——其中一个乔的拳头砸在他腰上,真疼,不知道达米安之前是怎么做到让他们和平共处的。

“我们会评判你们谁的松饼好吃,不许打架不然取消比赛资格!”克拉克严厉地说,“听明白了吗?”

“知道了,爸爸。”两个儿子松开手各退一步,脸分别偏向相反的两边咕哝道。

“很好。”克拉克点点头,为露易丝切好松饼。这两块松饼口感味道几乎一模一样,只是上面搭配的果酱有所不同,克拉克和露易丝对视一眼,生活多年的默契让他们在对方眼中看到了答案。

“你们做的松饼一样好吃。”露易丝用纸巾擦了擦嘴,宣布道,“我个人更喜欢草莓,所以我选草莓果酱松饼。”她赶在两个儿子再次吵起来之前补充道。红色乔得意起来,双手抱臂昂着头俯视另一个自己。

“我喜欢蓝莓味。”克拉克拍了拍蓝色乔的肩膀,“我猜这意味着你们是平手?”

“我们可以让达米安尝尝!”红色乔不甘心让出胜利,“我们现在就……”

“不许去!”露易想起达米安临走时的请求,猛地起身拦下儿子们。两个乔同时抬起头用委屈的眼神看着他,露易丝根本招架不住。

“呃……我是说……家里还有很多活要做,不如你们比比谁家务做得又快又好?”露易丝优秀的临场应变能力在此刻闪烁出动人的光辉,“一个人负责客厅,另一个负责书房,过一会儿我来验收。”

“好!”两个乔同时说。

“我负责客厅!”又一次同时。

“别学我说话!!!”第三次。

“行啊那我把客厅让给你!!”第四次。

“停!”这样下去就没完没了了,露易丝果断制止他们,“红色乔负责客厅,蓝色乔负责书房。”

一红一蓝两人化作两道残影从餐厅里消失,剩下两个精疲力竭的父母。

“我觉得很奇怪。”克拉克扶了扶眼镜,眼神纠结,“这就是家里有两个孩子的感受吗?永远都在争夺父母的注意力,做父母的还要非常注意不能偏心。我突然有点同情布鲁斯了。”

“或许有年龄差会好点。至少我们能对大一点的那个吼‘让着你弟弟他还小’,然后对小的那个说‘听你哥哥的话’。”露易丝揉着眉头回答。她觉得今天过后自己鱼尾纹肯定会多出好几条。

克拉克将蝙蝠家四个孩子的形象在脑中过了一遍。“呃……我觉得这可能不是布鲁斯的教育方式。”

“怎么?难道我们要像他请教吗?”露易丝霸道地捏住丈夫的脸,“我们才是模范父母,我们能处理好这个。”

“当然,当然亲爱的……”克拉克还没来得及附和妻子,客厅就传来东西摔碎的噼里啪啦声。

“怎么了?!”露易丝拍案而起,红色的乔小心翼翼地探出半个头来。

“妈,我有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你先听哪个?”

露易丝挑眉。

“我打扫得太快了不小心捏碎了你的古董花瓶但它是假的我在底部碎片上看到了出厂日期。”红色乔快速说完后尴尬地笑了下,扬了扬手中的碎瓷片。

露易丝还没来得及体会心痛,书房又传来一声巨响。

“又怎么了?”露易丝和克拉克冲进书房,看到蓝色乔正试图把柜子扶起来,一大堆书乱七八糟地躺在地上。

“我想做个彻底的清理……然后不小心……”蓝色乔挠了挠头,话音未落一道裂缝就从他手心蔓延到整个柜板,柜子“咔吧”一声散了架。

“亲爱的,千万别生气,我来处理,我来处理……”克拉克扶住情绪过载的妻子,“你们两个,回房间反省一下为什么平时一个人就能做好的事,现在两个人一起都做不好!”

两个乔低下头,同时转身往房间的方向走。

“这是我的房间,你别跟过来。”

“明明是我的房间,你才该走开!”

露易丝:“……你知道达米安现在在哪儿吗?”

……

“事情就……”

“父亲,我不想听。我还有事要忙我挂了。”达米安的手已经放在了挂断键上。

儿子的叛逆期为什么还没结束。蝙蝠侠在心里叹了口气。“达米安,乔是你的搭档,你处理过这种事,你有经验。”

“我的经验告诉我在乔恢复前躲远点。”达米安的手指又下移了几毫米,“父亲再见。”

“我已经告诉克拉克你在少年泰坦,他们已经出发了。”蝙蝠侠迅速说,“再见儿子。”

连接已断开。硕大的红字在屏幕上一闪一闪。达米安愕然坐在屏幕前,几乎不敢相信自己被亲生父亲出卖。还不等他起身去找爆音通道逃跑,基地监控室的大门自动敞开了,超人和他一红一蓝两个儿子堵在达米安面前。

“达米安,我的孩子。”克拉克一脸歉意地开口,“我和露易丝真的很需要你帮忙。”

我不是你的孩子。从刚才被出卖的那一刻起我就不是任何人的孩子了。我是一匹不需要任何搭档的孤狼。达米安没能说出以上任何一句话,一双和乔何其相似的蓝宝石般清澈无暇的眸子真诚而信任地凝视着他,这种情况下任何一个拒绝的字眼都会带来一生忏悔都洗脱不掉的自责。

“我不……我……我……”达米安努力了,然而在肯特族裔的注视下他必然失败。

“作为父母实在难以评判儿子们的胜负,在我们眼中他们一样优秀。”克拉克亲切地将手放在达米安肩上,“他们就交给你了,我还有事,你们好好相处不要打架。”

“不!!!!!!!!!”

——克拉克离开五分钟后,肯特目光封印自动解除的达米安终于对空气吼出这个词,然而一切都来不及了。

两个乔同时举起盘子。“达米安,要尝尝我做的松饼吗?”

达米安:“……”

***

“他射了?不是让你慢点来吗?”蓝色乔感到紧箍着手指根部的肌肉群痉挛了一下,伴随着怀中身体一阵颤抖。达米安仰着脖子大口呼吸,差点从他腿间滑下去。

跪在地上的红色乔抬起头来仰视着坐在床沿的蓝色乔,咳嗽了几下将嘴角的白液吐在手里。

“我也没想到,比平时快。”红色乔懊恼地说,“我本来想等他快到的时候再停,这样比较刺激。”

“你这个笨蛋。”蓝乔低声骂了句。达米安还在平整呼吸,他的后穴还没完全打开,可他看上去已经有点累了。

“那我们怎么办?”红乔问,“继续?”

“……继续。”蓝乔咬咬牙。达米安好像没听到他说话,依旧信任且放松地靠着他,昏昏欲睡。

“他一定会超生气。”红乔感叹。

“留给我们合并后那家伙担心吧。”蓝乔艰难地加了一根手指头,另一只手摸上达米安还没软下来的阴茎用力撸了两把。被前液和口水打湿的肉棒湿漉漉滑溜溜的,尤其是前端饱满的肉冠硬而细腻,手感简直欲罢不能。达米安呜咽两声,听上去绝对不是因为舒服,他挺起身有点想逃,被红乔轻轻按回去。

“这能行吗?”红乔皱起眉,“他撑不了那么久。”

“你可以离开去找你的冰雪小女友,这样他负担就会小一半。”蓝乔没耐心地打断另一个自己,“都怪你刚才让他射了,不然他这会儿会很享受的。”

“我跟你说了……”红乔看上去像是要发怒,达米安四肢不合时宜地又抽动了下,红乔连忙用大拇指按住肉冠上的小孔,达米安随即发出一声哭喘。两个乔谁也不敢动。等到达米安平静下来,似乎不会射出时他们才同时松开手。

“他刚不会又要高潮吧?”红乔难以置信,“我们还什么都没干呢。”

“不可能不可能。”蓝乔心虚地摇头,用手指草草戳刺几下达米安的肠壁,“差不多了,你先还是我先?”

“说好的我先。”红乔解开裤链,拉下内裤,淡红色光芒笼罩下的硬挺肉棒微微翘起,在空中晃了晃。这种视角看到自己快硬起来的样子还是挺刺激的,蓝乔有点理解达米安在床上偶尔的退缩了,从上往下看这东西确实没现在看起来吓人。

“可你刚才失误了,所以该我先。”蓝乔把达米安放在床下的地毯上。

“我们两个总得有一个让步,那个人绝不会是我。”红乔耸耸肩,“你可以来跟我打一架或者先用他的嘴等等。”

蓝乔迟疑了下,他盯着达米安艳红色还泛着水色的嘴唇看了会儿,刚才他们两个把达米安夹在中间轮流接吻时有点用力过猛,可怜的人类少年嘴角都有些破皮,微张的柔软唇瓣吐着湿热的水汽。蓝乔心底和阴茎同时一颤,前液渗出好大一滴。

“成交?”红乔伸出手,蓝乔回拍了下。“是我让着你。”

“我们得把他反过来……嘿!”红乔眼疾手快捉住达米安自慰的手,“坏孩子!很坏!”

“有什么不好?他在摸后面。”蓝乔乐了,“真自觉。他可能根本不需要你。”

“那也意味着他不需要你。”红乔白了他同伴一眼,诱供着达米安跪好。蓝乔怡然地向后倒进床里,用一只手扶着阴茎引达米安来吃。“你知道的,达米,我们得一起。”蓝乔晃了晃手腕,柱身轻拍在达米安脸上,“我没到,你也不能。”

达米安愤然瞪着蓝乔,腰部肌肉一动似乎要暴起打人,可他的臀肉被红乔抓在手里,还被惩罚地抽了一巴掌——“啪!”相当清脆的一声,达米安瞬间脱了力。

“谢啦,冒牌货。”蓝乔说。

“不客气,克隆人。”红乔答道。他正努力把自己挤进达米安身体里,太困难了,蓝乔的工作根本没有完成,他不得不从地上捡起快用完的那管润滑剂全部挤在自己阴茎上,冰冰凉凉的感觉激得他一抖。

“还没进去就不行了?”蓝乔嘲笑他。

“你连进都进不去,他根本不想要你。”红乔阴沉着脸说,扶住达米安腰线用力挺进去,达米安连抽了好几口气,无从施力的手抓上了蓝乔大腿。

“快点,达米安。”蓝乔催促着,他有点等不及,旁观自己的身体与恋人交合,这一幕情色又荒诞。“我知道你有多爱这个。来,教教我,告诉我你有多棒。”

达米安恶狠狠地看了蓝乔一眼,最终还是凑了上去。他撩开黏在额前的碎发,深吸一口气,直视着蓝乔双眼,低头将散发淡蓝色光晕的龟头含进嘴里小口吮吸。

“嘶……”这回抽气的人换成了蓝乔。

红乔见另一个自己已经开始享受了,也慢慢悠悠地动起来。这具身体他不需要超级视力透视也能了如指掌。他故意不去撞达米安最爱的那一点,而是浅浅地抽插磨蹭,等待饥渴难耐的恋人自己扭起屁股。

“就是这样,对,用力舔……真棒啊达米。你的舌头只有亲吻和舔什么的时候才这么可爱……”蓝乔的手悄悄摸上达米安后颈,没有任何预兆地,达米安被迫一口吞到最深,坚硬的龟头撞进他喉咙里压住他舌根,由于咽反射他难受地干呕,可蓝乔却屏住呼吸,停留了几秒才拔出来。蓝乔的动作打乱了红乔的节奏,达米安忽然摇晃起来的腰和夹紧的后穴逼出他一声低吼。

“再来一下嘛?”蓝乔揩掉达米安嘴角的口水,手指摩挲着他下巴准备下一次深喉。红乔忍无可忍地加速了,他本来没想欺负得这么狠,可因为蓝乔的缘故他总是不能尽兴,他可不会忍气吞声。

蓝乔正打算让达米安再吞一次,那双唇却忽然颤抖着退开,牙关紧咬,声音沙哑色情。“等……别那么……快……我不能……”

蓝乔生气地直起身,红色的他正恶意地加速冲刺着,撞得达米安前半身无力地塌下去,蹭着地毯挣扎,柔韧的腰腹肌肉一鼓一鼓,像条被人捉住尾巴想要逃脱的蛇。蓝乔爬下床跪在地上,想抬起达米安下巴,可达米安把整张脸藏进地毯里,死死咬着自己一只手腕,另一只手又想往自己滴答漏水的阴茎上摸。

“坏孩子。”蓝乔轻松地解救出达米安被咬出牙印的手腕,将另一只也捏住。他将手指塞进达米安嘴里,达米安立刻用力咬了上去,如果不是钢铁皮肤保护,蓝乔的手指已经保不住了。

不知道一半的乔失去手指,合并之后会怎么样——达米安一团浆糊的大脑里短暂冒出了这个想法,很快被身后快速高频正中红心带来的攻势打散。

“哈啊……啊啊啊……”达米安的叫声发着颤,口中含着蓝乔的手指连话都说不清,“唔呃……”

“他说什么呢?”蓝乔问,没有回答,红乔猛地退出来又猛地撞进去,达米安屁股自觉撅高迎上去,撞进第三下时红乔发出一声长叹,双眼紧闭,肌肉绷紧又随着吐气放松下来。过了半分钟后,他往前顶了顶,拔出来,牵出一大摊白沫。

失去支撑的达米安倒进地毯里,侧躺在自己制造出的狼藉之中,呼吸急促,胸口小幅度地起伏着。

“坏消息。”蓝乔定睛看了会儿达米安身体下的脏污还有他小口吐着白浊的马眼。

“嗯?”刚满足过的红乔声音慵懒性感。

“他又射了。”蓝乔做了个鬼脸,“你把他操射了。”

“我没碰他前面!”红乔惊讶地伸手摸了摸地毯上的粘液,羊毛毡料子缓慢地吸收着液体,丝丝白浊残留在纤维表面。他用大拇指揩了把达米安前端,白液在他指尖牵出丝来,“他兴奋过头了,我觉得我们得把他前面堵上。再射下去他会吃不消。”

“你记不记得他上次给我们戴的阴茎环后来放哪儿了?床头柜?”蓝乔说着起身去找,走了两步回过头,“你把他弄到床上去吧,他不剩多少体力了。别让他睡!”

“少来命令我。”红乔俯身把达米安横抱起来放进床里,达米安眼睛微微闭着,身上红得极不均匀,腿间一片精斑,后穴还不断往外流着东西,看着色情又凄惨。

“别睡,达米。”红乔温柔地晃晃手臂,“再坚持会儿,很快就结束了。”

蓝乔发出一声嗤笑,针对那句“很快”。他找到了他要的东西后便爬上床,把小小的橡胶环套在达米安疲软下来的阴茎根部。达米安还没回过神来,口水从嘴角流下也没力气去擦。

“你从后面抱好他,把他腿拉开。”蓝乔想了想,让达米安自己跪好或者爬到他身上来是不可能了,他的选择不多。,都怪那个红色的冒牌货。红乔老大不情愿地按他说的准备好,将达米安被操成熟红色的小血暴露在蓝乔视线里。达米安不舒服地动了动,像是要拒绝,红乔连忙吻住他,分去他的氧气和注意力。

达米安后穴里的润滑液已经足够了,蓝乔没有任何阻力地操进去,里面又热又软,摩擦带来的汹涌快感让人窒息。达米安眉头一下皱了起来,腿无意识摆脱红乔的束缚,盘上蓝乔的腰,食髓知味地往自己身体里推。

“他居然还要?”红乔惊讶地看着达米安迷蒙的脸,呻吟闷在他喉咙里,“你觉得他还有没有意识?”

“不知道,好像有。”蓝乔上身凑近达米安,双臂撑在他身体两侧,与红色的自己对视,“试试让他叫出来?”

两道同样狡猾的目光略一交换就领会了彼此。红乔一只手固定住达米安的腰,另一只包住他胸肌,富有弹性的肌肉陷出四只指痕,乳粒被指尖夹得突起。蓝乔配合地咬上去,用舌尖一下一下逗弄,轻咬又松开。

“呜……”夹击之中的达米安剧烈挣扎起来逃避红乔的手,可他的活动范围实在不大,怎么扭也逃不出两个乔的笼罩。蓝乔轻而缓地磨着他肠壁却不急着深入,这让胸口的折磨格外敏感。被欺负着的乳头只有一边,另一边痒得令人难以忍受。

“另一边。”达米安呻吟道,“还有另一边。”

“他只有一张嘴啊。”红乔在达米安耳边吹了一口气,换来这具身体肉眼可见的瑟缩,“要不你自己……?”

不需要更多提示了,达米安颤颤巍巍地摸上自己空虚的左胸揉搓起来,先是把乳头按得陷进去再用力揪紧,可无论怎么虐待它,快感总也不够,无法与被精心照拂的另一边相比。不上不下地吊着最能把人逼疯。

“或者你求求他?”红乔继续蛊惑道,“说‘求求你,乔,舔舔我另一边’试试看?”

达米安用仅剩的理智保持沉默,拒绝得不留余地。

“他还有意识。”红乔不无遗憾地摇摇头。

“那不是更好?看我的。”蓝乔笑了笑,用舌头勾住达米安乳尖含进嘴里,轻而柔地吮吸起来,一双蓝眼微微抬起与达米安对视,故意亮出舌面让达米安看清楚他的乳头是怎样被包裹舔弄。蓝乔的眼神里同时充斥着温柔与爱欲,达米安躲不掉这样的眼神,只要他稍稍转过头就会迎上另一双同样的眼——这太过分了,根本不讲道理,达米安在这样的眼神注视下从来只能任由乔予取予夺,更别提现在分量还是双倍。红乔逐渐情动,喘息变得灼热又充满侵略欲,下身动作逐渐加快变狠,达米安双腿在他背上用力交叉又滑下,卸了力气般在红乔的顶撞下一晃一晃,眼神开始迷离。

“说‘乔,求求你舔我另一边’。”红乔配合蓝乔的舌头揉捏达米安右乳乳粒。达米安的阴茎隐隐有半勃的趋势,可他的意识也开始模糊,完全没心思思考别人在说什么。

蓝乔不满意了,他觉得自己还早,他喜欢和达米安一同高潮,可达米安看上去坚持不了太久——可能是后面那个乔玩得太用力,达米安的胸口特别敏感。他停下动作打算等达米安缓过神来。

“怎么停了?你不会已经……”红乔幸灾乐祸的样子惹得蓝乔一阵不爽。

“我等他回过神。”蓝乔焦躁地退出达米安身体,他硬得发疼,只能自己先撸几下勉强等待。

“这还不简单。”红乔坏笑一下,手摸上达米安一颤一颤的阴茎,“你准备好,一会儿他挣扎得太厉害把你挤出来我可不负责。”

还不等蓝乔质疑什么,红乔就用虎口包住达米安肉冠摩挲起来,突如其来的剧烈酸麻让达米安瞬间惊醒,像脱水的鱼一样弹起身体试图向两侧翻滚,可红乔抓得很紧他根本躲不掉,达米安连声抽气甚至忍不住低声哀叫,下身缩成一团。红乔松开手,他手心一片亮晶晶的黏滑,达米安重重跌回他怀里大口喘气。他抚慰地吻着达米安发迹,蓝乔也一边扶着阴茎重新插进去,一边低头舔吮达米安肩膀。达米安确实地醒了。

“叫出来给我们听,没必要忍着。”红乔的声音从左侧传来。

“想要我们怎么做?做什么都可以。”蓝乔的声音钻进右耳。

达米安没法呼吸,刚才的感受太强烈,他的心脏在胸腔里横冲直撞。那不是愉悦的感觉,而是恐怖,身体失控的恐怖,红乔的手心和蓝乔的舌头共同打开了他身体的某个开关,他不想……他不是受虐狂,他怎么可能会想……

“舔另一边,还是亲吻?告诉我。”

“想要被抚摸吗?或者被射入?”

两个乔低语如同魔咒冲破一道又一道防御。达米安听到自己开口,声音发干不像他自己。

“我要……我要你插进来,我要你舔我,我要……”达米安吞了口唾沫,他脑子已经很不清晰了,危险和常识完全离家出走,只剩下想被触碰、想高潮的渴望,“我要你摸我,像刚才那样。我说什么都不要停。”

两个乔交换了个惊喜的眼神。达米安失去的好像不是意识而是理智,这再好不过。他们不再存着欺负的坏心眼,而是一同努力起来。蓝乔吻住达米安,从嘴唇到下巴再一路滑到刚被冷落很久的右胸,以一种过分的热情啃噬起来。达米安的左胸口落在红乔手里转着圈地揉着,好像这样就会变大变软。后穴再次被填满,蓝乔似乎有些等不及,一开始节奏就很快,可达米安没法体会这些了,一只手握着他的柱体缓慢且用力地撸动榨取着液体,可能是红乔的,另一只属于蓝乔的手覆上他顶端高速摩擦,无法承受的快感折磨得他几乎疯狂,达米安听到自己的尖叫,哀求他们慢点哀求他们停下为此什么都肯做,他听到自己高声赞美着后穴里阴茎的硕大与饱满,他甚至听到自己乞求被他们操死。

“哈啊……!哈……!我不行了……好胀……!”达米安全身肌肉忽然紧绷起来,身体弓得像虾子,肠道痉挛着绞紧,蓝乔猝不及防被夹得差点没忍住。他撤开手,达米安的阴茎抽动着,红乔连忙去取乳胶环,一不小心把它扯断了,摆脱束缚的下一秒一股液体从达米安阴茎里喷射而出,溅上蓝乔腹肌。

两个乔目瞪口呆。这不是精液,也不是尿液,它是无色透明的,没有强烈的味道,更像是水。达米安射出量极大,他无声地半张着嘴,眼神完全失焦,阴茎一股一股向上喷出,好一会儿才停下来。

“这什么啊……”红乔将液体涂抹在达米安小腹上仔细分辨,它摸上去完全是水。

没人回答他。他看向另一个自己,蓝乔仰着头直抽气。

“怎么了?”红乔问。

“他……他里面在收缩。他在吸我。”蓝乔喟叹着,开始了抽送,每一下都慢而重,每一下都能榨出一小股透明液体。达米安除了喘息外已经彻底没声音了,生理泪水从他眼角源源不断滚落在红乔胳膊上,这是清醒的达米安绝不会容忍的事,他完全丧失了对身体的控制。

最后,蓝乔抵住那一点射了出来,达米安抽搐了几下,瘫软在两个乔之间。红乔与蓝乔的吻轻得像羽毛,落在他汗湿的额头与脖颈上。他被小心地放在大床仍旧干净的一小块区域中,他身上黏糊糊的,呼吸间全都是乔的味道,可他没精力在乎这个了。他身体没有一处不又酸又累,尤其是下半身。

只要一闭眼就能睡着,他真的撑不住了……

“所以我们两个中,”有人在他耳边耳语,“到底谁赢了?”

——达米安两眼一黑,彻底失去了意识。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