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未分类

冬暖夏凉肉公厕play

“多少钱?”

周九良抬起头,看着来人,歪头,一派故作天真的不解。

“多少钱。”面前不算强壮,气势却很可怕的男人没耐心地重复了遍。他脸上有伤疤,估计是个惹不起的狠角色。

现在是大下午,广场上人来人往,大都是在各个公交和地铁站上辗转的上班族,像周九良这样怡然抱着三弦坐在花坛边上的少有,特意在他身边驻足还搭话的更是见所未见。

“我卖艺,不是乞讨,没弹出声儿就不要钱。”周九良耸耸肩,仿佛这道理显而易见,“你要实在钱多就改天再来。”

男人轻笑了一声,头撇到一边,这不拿人当回事的态度让周九良有些窝火。他抱着弦子起身想走,却被对方一把揪住领子扯进,距离一下缩减到近乎暧昧的程度。

“我问你,卖多少钱。”男人一字一顿地说。周九良失了手,三弦发出“噌”的金石声,撕破广场和谐忙碌的景象。有人疑惑地看过来,一边看一边走远。这是个热闹的孤岛。

“我不知道你误会了什么……”周九良想摆脱男人的手,可抬起手才看到手心已是一片血红,顺着他掰男人拳头的动作弄脏了对方蓝色衬衣的衣领。

男人不以为意地笑笑。“看来现在,你说什么都得跟我走了。”

公共厕所在广场角落,空气中弥漫着消毒水味儿也压不过的骚臭,地上被千万双脚踩过的积水和地砖缝里的污垢透着让人不想入内的脏。隔间里不是蹲便而是马桶,现代化都市的城市规划让人捉摸不透。周九良原本还抱着一点男人拽他来是为了洗衣服的奢望,却一进来就被推进隔间,重心不稳一屁股坐在马桶盖上。男人锁门的动作很利索,九良抱着三弦仰视他,觉得这场景怎么想都很荒诞。他的三弦盒子还在广场上放着,里面大概有十几块,这男人得赔。

男人毫不客套地直奔主题,解皮带,拉开拉链,内裤是灰色的透着点商务感,里面的东西却粗得有失优雅。周九良听到自己咽口水的声音,好大一声,男人大概也听到了。

“还抱着你的破弦子?”男人冷笑,“又不靠这个赚钱。”

周九良还真的反驳不了。他眼睁睁看着三哥被人夺走杵在地上,上好的木料浸在污水里,他正想出声抗议却被捏住下颌骨。

“张嘴。”

手劲儿真大,透着狠厉,周九良毫不怀疑自己若敢摇头,下一秒就得从地上捡自己掉下去的下巴。

周九良张开了嘴。那块肉就这么塞进来,抵在他舌面与上颚之间,撑得他下巴酸疼,还有一股子咸味。

“舔。”男人猛吸一口气,声音发紧,“如果不想要你的牙,你就咬。”说完还邪邪地笑了下,“伺候舒服了给你加钱。”

周九良心知是躲不掉了,咂摸着嘴里的东西巴望能快点结束。冤有头债有主,他看出这人是有意来羞辱他,可他猜不出是为什么事。罢了,什么时候开张都一样。他垂眼敛首,舌头打着旋儿搅动嘴里的肉柱,感受它从柔软到逐渐膨胀硬挺,隔间里的呼吸声越来越重,谁从外面经过都能猜到里面在干什么腌臜事。

他趁捏他的手松了劲儿,赶忙退后一点揉揉自己下巴,男人从脸到脖颈都泛着红,瞪着他的眼睛亮得可怕。周九良讨好地笑了下,握住男人粗壮的阴茎吞下去,刻意吮得啧啧有声显示自己在卖力气,要只是用嘴还好,后面的话……

“行了。”男人仿佛看透了他,一手揪着他头发让他停下,一手握着自己阴茎上下撸动,“裤子脱了,趴在马桶上。”

周九良差点弹起来。“不行,这不行,这里没有……”

迎接他的是不响但极重的一巴掌,他大脑“嗡”的一声,血从鼻腔里流出,滴滴答答落在地砖上。周九良懵了,他觉得自己可能会被打死,这种惶恐还是有生以来头一次。

“脱。”

周九良沉默地脱下灰色运动裤,转身趴好,撅起屁股,却死死拽着内裤。

“我……有病。别,别怪我没提醒你。”他期期艾艾地说,不指望能骗到人,恶心对方一把也是好的。男人冷冷一笑,回了句“我知道”,然后从兜里掏出个安全套来,周九良在心里给了自取其辱的自己一巴掌。他自暴自弃地松开手,内裤被人一把拔下,塑料包装落在他脚边,滴滴答答的黏液落在他屁股上。

“出来卖之前洗干净了,嗯?”男人顶了他一下,没进去,看样子是不打算做扩张。周九良咬咬牙,自己把手伸向后面草草弄了下,男人也不阻拦,见差不多了就扔开九良的手,不管不顾地撞了进去。九良差点咬到自己舌头,指甲戳进肉里,一时间除了哈气什么声儿都发不出来——这一下肯定撕裂出血了,操,操他妈的刀疤脸。

“大不大?”看到周九良痛苦挣扎的样子,男人心情大好,俯下身恩典般地问,“撑得满不满?”

九良努力憋住喉间的惨叫,受伤的手握成拳一下一下砸向地面。太疼了,疼得教人受不了,就像被刀从下面劈开,刀刃还在身体里反复搅动。

男人不在意,拔出一点又重新捅进去,动作毫无章法——如果是个女人八成能被他捅成不孕不育,疼痛带来的混乱中,周九良漫无边际地瞎想。

“还真行啊你。”男人一边动作一边喟叹,“后面挺能吃。平时喜欢玩儿双龙吧?”

双你妈。周九良在心里骂。操你妈。

“下次可以试试。”男人擅自下了结论。

还有下次。一股凉意爬上周九良后背。

习惯这个粗细或是疼得麻木了,周九良撑着马桶盖,男人力气大得可以,顶得他的头不住往马桶水箱上撞。

“你快一点。”他艰难地祈求道。倒不是为了快感,这个快没命一样的状况哪还谈得上快感,只想速战速决。男人故意似地不肯往重点区域去,拿他当飞机杯似地用着,可男人的活儿粗,再漫不经心也总能擦着一点,吊得他七荤八素。

“啪”的一声,屁股上火辣辣的痛逼出九良一声呻吟,脑子又一阵发白。男人也没好过,他低吼一声又打了下,可能是被夹疼了。

“别打了别打了。”九良趴在马桶上喘,求饶声像在哭,“外面能听见……”

男人没回答,似乎沉浸在某种感觉中分不出空来理会他。他小心翼翼的扭腰,主动去迎男人的阴茎又怕被对方看出来。好在男人没有,他回过神后抓住了九良的腰,不管不顾地顶起来,九良都不敢回头,对方弄出的动静更像是乱刀杀人而不是做爱。

“哈……哈……”吸气声加急了,周九良凭经验断定快到时候了,这折磨接近尾声,既然还有下次那男人大概不会把自己掐死在厕所里。他配合地抬腰夹紧,甚至还很作地“啊啊”两声给男人助兴。

男人射了。九良身体里的阴茎微微颤抖着,因精液变得微凉。片刻后,男人长出一口气,缓缓拔了出来。九良的下半身几乎没了知觉,他挣扎着爬起身,坐在马桶上。他阴茎微勃,龟头亮晶晶的一点,可能一会儿需要自慰一把——他也不是一点没爽到。

男人不屑地看着他,可能是身体关系的缘故,此刻那张冷脸竟还有几分可爱,周九良觉得自己八成是疯了。

“完事了就放过我吧。”九良压低嗓音说,“我不问你要钱了,谢你不杀之恩。”

这句话不知哪儿又激怒了男人,他抬手将装满精液的安全套摔在九良脸上,塑胶套子一点点滑落“啪”地掉在地上,在九良脸上留下一串半透明的泡沫。

男人忽然逼近,钳着周九良肩膀把他压在水箱上。完了完了我要死了。周九良在心里默念,死在厕所里还是这么一副鬼样子,不知道孟哥去公安局领尸体的时候会怎么想——大概会觉得恶心,还很麻烦,但不会生气,如果他生气就好了。

没有窒息感。相反,男人的手没有掐住他脖子,而是伸向他两腿之间。

“喂,你……”九良话音未落就被半威胁地捏住要害,颤抖着噤了声。男人无意解释,抓着九良阴茎毫无章法地快去撸了起来,手上还沾着避孕套上温凉的粘液。这种高速摩擦带来的原始快感一点道理也不讲,男人体力又很好,一点也没有慢下来的迹象。

“别……别……别?我求你……!”九良一开始还能忍住声音,后来他自己都能听到厕所里他尖叫声的回音,“太快了!!啊啊啊……我不行……慢……唔!!”

第一股精水落在地上,第二股溅上了男人衬衣。男人松开手,揩掉身上的脏东西,在九良上衣上擦了擦,领口的血色看着扎眼。他不慌不忙地穿好裤子,系好皮带还理了把头发,一副什么都没发生过的样子。九良恍惚中觉出自己的凄惨,右手糊满了血,衣领前襟皱巴巴的还有口水,后穴一缩一缩地合不拢,耻毛上还有白液正往下滴。

男人蹲下身,从他裤兜里拿出手机,九良低头时隐约看到微信聊天的页面上橘黄色的转账讯息,后面几个零看不清楚,开头好像是个2。

男人把手机扔回他脚边,态度不比打发乞丐要好。九良望着他转身开门,嘴上终究还是没忍住。

“给我一个名字。”他说,声音平板无波,一点也不像是刚遭遇了恶性事件。

“李鹤东。”男人答得干脆。九良却一阵失语。不,不是这个,再让这男人逮住算他没本事,他不需要一个不会再见面的名字。

“你为谁而来,我要那个名字。”周九良说。

“哦。”李鹤东拉开门锁,没有回头,“谢金。”

该说是有所预感还是意料之内?周九良低下头,李鹤东也没再多言,径直走了,临走时顺手合上了门。九良摇晃着重新落好锁,寻思着要不大半夜再出去,免得有什么刚才听到动静的神经病在外面蹲他。他在这广场上混的久了,不像李鹤东,他还得顾及点颜面。

百无聊赖中,他拾起手机。李鹤东的头像是戴墨镜的他自己,因为角度原因看着脸圆圆的,有点呆滞,墨镜却透着匪气,一点也不温柔,是周九良永远不会招惹的类型。

2000,不拿白不拿,可周九良的手指就是迟迟按不下。罢了,过会儿吧,暂时也不会退款。他退出对话框,点进自己取消过无数遍却总又悄悄设置回去的置顶,艺术照里的男人蹲在红色电话亭边,眼神迷离得性感。

“孟哥,我和三哥被打劫啦,我俩都没事,现在在广场公厕里。”他输入一行字,发送。对面没有动静,现在是下班时间,孟鹤堂八成被同事们拽去吃饭,或是正在开车回家没法看手机。周九良不着急,他垂下手看着因洇水暗黄的天花板,眼神逐渐放空。

他可以等,多久都行,只要能等到,他等得起。

由windliveee

米受,CP杂,没有雷点,偶尔吃无差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