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未分类

【Jondami】不S○X就出不去的房间

1
不sox就无法出去的房间,中间那个是和谐符号。
是的,这个单词在朴实少年乔眼中就是这样的。如果可以,他希望能珍而又重地和心爱的女孩度过美好的第一次。
虽然他暂时还没有心爱的女孩。
虽然和他一起困在房间里的,是他的竹马兼搭档达米安。
2
诚然,达米安也能看到这句话,因为它就写在他们头顶的天花板上。
说是天花板也不确切,他们被关在一个5m乘5m的正方体空间里,他们在底部,脱出条件写在顶部。整个空间由一种乔的超级能力也无法打碎的材质构成,也无法用超级视力看穿。没有门窗,没有任何出入口,六个面严丝合缝,里面空无一物。
除了不知为何被囚禁于此的他们俩。乔穿着超级小子那套制服,达米安的罗宾装却被卸掉了腰带。
达米安还在沿着立方体边缘走,这是第三圈。在这之前他踩过了每一块地板,还逼着乔摸了每一寸墙壁。
“发现什么了吗?”乔怀抱一丝渺茫的希望。
“嗯。”达米安沉声道,“出不去。”
这个我也知道啊。乔忍不住抬头看天花板那句话。
“但也不是一无所获。”达米安补充道。
“什么?”乔瞪大双眼。
“房间正在以肉眼很难察觉到的速度缩小。”达米安皱着眉回答。乔将现在的房间与一开始的记忆对比一下,确实变小了些。
“所以说……?”
“我直接说结论吧。”达米安敲了敲墙壁,用一种乔完全不能理解的冷静语气宣告,“六个小时内不逃出去,房间会缩得和你昨天买的那块巧克力一样小,我们会被挤成肉酱。”
“不按上面那行字说的做,我们就会死?”乔脑袋发懵。
达米安点点头。“恐怕如此。”
3
达米安不转了,再转也没意义,这个房间一点破绽也没有。他坐在地上,一条腿屈起,一条腿伸展。
乔仍不屈服地对着一块墙壁重拳出击。
“没用的。”达米安觉得噪音有点烦,“你到底什么时候能面对现实?”
“这他妈算什么现实?!”乔急得爆了粗口,“我才不要跟你……跟你……”
“交媾。”达米安好心提示。
“跟你做爱。”乔红着耳朵把话说完。
“行吧,我再等你一会儿。”达米安以一种听天由命的超然口气道,“建议你用冷冻呼吸热视线。”
“冷热交替能让坚硬的材料变脆弱!”乔醍醐灌顶。
“哦,那倒不是。”达米安打了个哈欠还伸了个懒腰,“敲墙太吵,我想睡觉。”
4
锤了大概一个小时吧,墙壁一点凹痕都没有。达米安不堪噪音骚扰,用披风把自己头包了起来,在房间最远的角落蜷成一团。
乔放弃了,他跪在地上失意体前屈,接着他意识到事情不对。
生死关头,达米安为什么如此淡定?这不正常。
——他一定在耍我,他早就知道怎么逃出去了。乔断定。
氪星人压抑着怒火走向打盹儿的地球人,单手就把他从披风卷里抖了出来。即使被突然袭击,达米安依旧四肢着地稳稳落住。他十分不悦地摘下耳塞。
“放弃了?”
“你是不是早就知道怎么逃出去!”乔质问。
“是啊。”达米安秒答。
“不就写在那儿吗?”达米安指指上方。
“你瞎吗?”达米安讥讽。
乔捂住脸,额头磕墙。咚,咚,咚。
……不行,达米安对人际关系的理解异于常人,根本无法理喻。
5
“我不能纵容你任性下去了。”达米安突然说,“你会害死我们的。”
“我干嘛了?”乔无力且委屈。
“房间收缩速度不是匀速,是匀加速,你有没有感觉到?”达米安垂下头掐指一算,“我们还有三个小时,最多。”
乔预估了下,得出和达米安差不多的结论。超级视力让他观察得更精确。“三小时十五分二十四秒以后,房间会缩成巧克力大小。”
达米安:“你为什么要用巧克力做标……算了你别说了,我不想知道。”
6
只能做了。乔不情不愿地得出结论。
失贞总比死好吧!
“你是从中世纪穿越来的贵族大小姐吗?”达米安嗤之以鼻,“行了,你脱裤子吧,趴那儿。”
“等等。”乔警觉,“为什么是我在下面。”
达米安愕然:“我以为你心理建设做这么久是打定主意在下面呢。”
“才不是!!!!”乔怒道,“我是直男,我不想被捅屁股!”
“没人怀疑你性向,我只是提出最佳方案。”达米安用公事公办的口吻道,和每次夜巡之前一模一样,“首先,你不知道怎么和男人做。”
“我知道一点儿,而且你可以教我啊。”可能是达米安寡廉鲜耻的态度太有感染力,乔刚才的羞愤无影无踪。
“第二,你有超级力量,一紧张有可能会害我受伤。”达米安继续论述。
“不成立,我一紧张也有可能把你夹断,风险是一样的。”乔反驳。
达米安沉默片刻,脸色染上许惨白。乔乘胜追击:“而且你打不过我,你氪石蝙蝠镖在腰带里,腰带不见了。如果你非要试试那我们就打一架,看最后是谁强奸谁。”
乔也不知道自己在胡说些什么,现在不是害臊的时候。
达米安被说服了,主要是他们没那个幻影空间时间打一架,以及夹断这个词太过血腥生动。
“行吧,你上我。”达米安点了头。
这么容易的吗?乔震惊。“不是,你,你同意了?你不再争取一下?”
“我又不想操你,争取什么。”达米安嫌弃皱眉,“性交是一种双人运动,你发球和我发球有什么区别?”
我或许不是人类,但达米安真的不是人。乔再次深刻体会到这一点。
“就这么上?”乔迟疑。
“嗯,你先勃起一下,我看看你大小。”达米安坦荡的坐在地上,一边仰视乔一边脱起了紧身裤。等他脱掉裤子还解开衣服下摆的两颗扣子后,乔依旧呆立在原地。
“愣着干嘛?”达米安皱眉。
乔:“……我,我好像……硬不起来。”
达米安的表情剧变。“人类和氪星人染色体数量对不上吗?”
“我又不是骡子!”乔崩溃,“突然就叫人硬,怎么可能硬得起来啊!”
达米安一脸不屑。“我说了你不行,你还不信。算了,我操你,你做一下思想准备。”
达米安闭上眼睛,在地上坐了会儿,睁开眼。
“……这么快?”乔捂着屁股试探。
达米安:“……好像是有点困难。”
7
乔是个健康的青少年,春梦啊晨勃啊都经历过,性幻想对象是个娇小的姑娘,脸模糊不清,黑发,胸不算很大,四肢柔韧。
乔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和达米安四目相对地分享性幻想。
“这是性唤起的步骤,谁先硬谁在上面。”达米安是这么解释的。
我们是繁殖期的海兔吗。乔在心里吐槽。他刚刚已经艰难地分享了一些春梦画面,说出来每一个词都烫嘴。达米安听他说完后冷冷摇了摇头。
“梦里只是亲和抱,进都没进去,你也真够废的。
乔下体的血管跳动了下,与性无关。“你呢,你就进去了吗!”他恼羞成怒。
“我没有春梦。”达米安直言不讳,“我六岁时撞见我母亲跟十几个手下群交,那场面太恶心了,像一群捉对的青蛙。做与性相关的梦让我反胃。”
乔:“……”
达米安继续说明:“不过我没有功能上的障碍。处于激烈场景,比如跟恶棍死斗时,我还是有反应的。”
乔不知道说什么好,他大脑里已经没人在家了。他的挚友是个性变态,他无法承受更多。
一个直男,一个性变态。他们还有两个半小时自救。
8
“要不试试手淫。”达米安提议。
“我不要在你面前打手枪!”乔触电一样弹起来。
“我可以闭上眼。”达米安不耐烦地承诺,“或者我帮你,我口技挺好的。”
乔大脑“轰”地炸开了。“口口口口口……口技?!?难道你给别人用嘴……?”
达米安嫌弃蹙眉:“我说的是学女声娇喘,你在想什么?下流坯。”
乔额头和下身的血管又涨了下。
“不用你管!!!!!”
现在不是斗嘴的时候,乔将手伸进裤裆,他从来没在别人面前干过这种事,脸已经红透了。阴茎软塌塌地握在手里,说是吓昏了也不为过,一点也不像是会有反应的样子。
然而达米安,缺乏人类常识的达米安,此刻正双腿大开,两根手指戳进自己的菊花搅动,仿佛乔根本不存在。他下体没什么毛,干干净净的,小腹和大腿肌肉上疤痕交错。
“呃……嗯……”达米安发出不大好受的声音,气流急促地挤进他肺中。乔闭上眼,达米安迷醉的脸却自动浮现在他脑海中。
——呸呸呸,什么迷醉,那是忍耐,是痛苦。乔拼命甩头。想想别的,想想那个梦中的姑娘,她有着充满异域风情的浅麦色皮肤,乌黑色头发像墨染的画,她像猫儿似的爬到他身上,发出欲求不满的呜咽。她离得好近,乔头一次看清她的眼睛,那是一双翡翠般的绿……
乔冷汗“唰”地冒了出来。
在意识到某件事却不愿承认的同时,他的阴茎在手中勃起了。
9
达米安额头沁出细密的汗,腿呈M状分开,背靠墙壁支起上半身,三根手指齐根没入后穴。“我觉得差不多了,你好了没?”
乔沉默地解开皮带,把牛仔裤往下拉到膝盖。达米安看着乔内裤里那条雄壮的巨兽,脸色变得煞白。
“你再等下。”达米安说。看到乔的手又要往内裤里伸,他下意识发出尖叫:“可以了够了!不要再大了!”
乔的手无处可放,心里却漾起一股谜之自豪——该死的男性本能!
“要不……要不我帮帮你?”乔在达米安腿间跪下,“你这个姿势好像不太容易弄开。”
话说完他就后悔了。这是一场被逼无奈的自救,不是温情的做爱,他们完成各自的职责就行了,越界一点点都是对这份友情的玷污。达米安肯定也这么想。
但他错了。
“也行。”达米安说,“你搭把手,帮我撑开肌肉群。”
乔狠了狠心,一咬牙,摸上达米安臀缝。
“你等等!!!”达米安又紧张地叫起来。
“怎么?”
“手过来。”达米安一把抓起乔的手,将食指中指塞进嘴里,舌头细腻地滑过指尖、指腹和指缝,打湿每一块皮肤。
“现在好了。”达米安满意地退开,“进去吧,应该还要加两根指头。”
乔内心里有什么东西随着海绵体一起膨胀了。
10
乔两手握着达米安的腰,覆在对方身上,阴茎像尖刀一样对准达米安脆弱柔软的直肠。穴口已经扩张得很松软了,随着心跳和呼吸一动一动的。
“我……我进去了啊?”乔声音发颤,“我真插进去了啊?”
“你问第三遍了,果断点行不行?!”达米安翻了个白眼,空间已经不足九立方米了,见乔还是迟疑,他只好循循善诱,“没事的,你想想,去年我们遇到毒藤女,你被迷晕的时候我们不也干了差不多的事吗?那时候我都没事,这次肯定也不会有。”
乔头顶晴天霹雳。“什么?!?那时候我们就……?”他震惊又愧疚,“你为什么不告诉我?!”
“你又不是自愿的。”达米安茫然,“那不是重点……”
“怎么不是!!!”乔捶地,好大一声闷响,如果是木地板八成会被锤成木屑,悔恨的心情差点将他整个人生吞活剥。
“我……我会负起责任的。”良久,乔冷静下来,正视着达米安说道,他眼中有什么情绪变了。“我很抱歉。”
达米安:“你是该抱歉。不过我断了的腿当时就自己接好了,你负什么责?”
乔:“断……腿?”
达米安:“对啊,我为了阻止你膝盖差点脱臼,所以这种程度的受伤对我来说没什么,你放心插……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操操操操!!!!!”
达米安话音未落,乔就黑着脸捅了进去,动作利落得就好像他手中握着的是把匕首。达米安在他身下惨叫,扭得像条砧板上的鱼,拼命深呼吸还无力地用手砸地。
“你他妈混蛋!!!!”达米安带哭腔地骂。
有一说一,有爽到。
11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乔拼命道歉,但是显而易见地,没什么用。
说来难堪,他卡住了。
主要是达米安太抗拒,他死死地夹紧乔,大腿连带整个后背的肌肉都在抖,只要乔有一点点动作,达米安立刻就会缩成一团。
所以乔也拔不出去。除非他想把达米安撕裂。
“放松,你放松一点。”乔尽可能安慰。
“你说得容易!”达米安哑着嗓子咆哮。他觉得后面湿湿的,鉴于直肠不具备性交功能,他可以肯定自己八成出血了,“你有多粗,你心里到底有没有点数!??”
乔的脸已经不能更红了。
“还剩一个半小时。”乔劝说,“如果不做爱我们就会被挤扁。你让我动一动,很快就能结束。”
“你就不能直接这样射出来吗!你都插进来了啊!”达米安一个字也不听。
“别任性了好吗!你也是个男的你也有这玩意儿,感觉不到阈值根本射不出来嘛!!!”乔也很绝望,“我就轻轻蹭蹭,我保证,肯定不会疼。”
不会太疼。乔悄悄在心里纠正。
达米安死死咬住嘴唇,他失却了之前的从容,有些慌乱地抓住乔撑在他身体两侧手。
他微微转过脸,下巴和脖颈弧度优美又脆弱。“你轻点。”
乔认真考虑自己是不是疯了,需不需要戳瞎自己的眼……虽然很对不起达米安,但这个样子的他,真的很好看。
12
“好涨……太快了……哈啊……”达米安嗓子里咕哝着不成句的单词。
故意的吗?乔没那么冷静地想。因为实际情况是,达米安腰很主动地迎着他摆动,握着他手腕的手也抓得死紧。
不知道使用超级视力算不算作弊,但是每当他蹭到前列腺附近那块肠壁时,达米安都忍不住地哀鸣。
“我大不大?”乔好心地询问,他挺想照顾一下达米安感受,“顶这里爽不爽?”
被询问的人额头上青筋凸起。
“你他妈闭嘴!”
13
实话说吧,达米安操起来很舒服。他体温高,身体柔韧,直肠软而紧,乔推开褶皱时顶端和柱体传来酥麻顺着脊椎一路冲上大脑。
而且达米安的声音很好听。哑哑的,雾蒙蒙的,充满诱惑的。
但是达米安看上去并没有很兴奋,仿佛被逼在哭泣的边缘,在强行忍耐。
“嗯啊……嗯……呜……”达米安绿色瞳孔里朦胧一片,嘴角亮晶晶的,大概是溢出的口水。
关键是他叫得很可怜,没吃饱的猫儿似的。乔有种欺负人的愧疚。
达米安硬了。一个在生死战斗中才会被性唤起的性冷淡硬了,乔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对自己糟糕性爱技术的控诉。
可能真的很疼吧?乔不好意思地想。他最好能快点结束。
“我加速了啊,你忍着点。”乔在达米安耳边低语,达米安茫然地转向他。
乔加速了,对着那一点,频率极高地轻轻撞上去。真的很轻,他发誓。
达米安忽然猛地挺起身抱住他脖子,手指用力地扣着他后背。
“呜呃……”拖长的哀鸣,肩头的湿润,和……
乔摸了把自己小腹上白白黏黏的液体。
他,一个第一次做爱的直男,把他的挚友操射了。
14
房间缩到了乔站不起来的大小,它缩得慢了些,在达米安高潮之后。
“你……”达米安依旧抱着乔,还在平复呼吸,有气无力,“你他妈的怎么还没完。”
这算夸奖吗?可达米安的表情看上去像是要杀人。
达米安现在被抱到乔大腿上,下巴虚弱地搁上乔肩膀。
不都是我在动吗?他怎么这么累啊。乔心想。
他按着达米安的臀肉,收进又拉开,阴茎随着他动作在达米安身体里进进出出。
好像还不够,单纯这样还不够。
“那个……那个……”乔有些难以启齿,“你能不能……能不能……”
“学女声叫床?”达米安自信仰下巴。
“……亲我一下。”乔都不敢看达米安,“就,我的性幻想。”他声音小得低不可闻,“也是为了我们活下去……”
达米安轻“啧”了一声。“你闭眼。”
乔听话地闭上眼。一条软软的舌头猫儿喝水一样舔了舔他嘴唇,接着钻进他唇缝。这感觉很奇怪,他的心脏跳得厉害,不由自主地期待更多……人不能对自己的朋友产生情欲,至少不应该,可他无法控制地想要听到达米安更多呻吟,想在达米安身上留下更多痕迹,想让达米安哭叫着融化在他怀里。
乔张开嘴放纵达米安在他口腔里肆虐,达米安尝起来有一点汗水的咸味和一点巧克力的甜。他悄悄眯起眼,他漂亮而疲惫的朋友扶着他的脸专心亲吻着,绿眼里映出的只有他一个。
春梦里主角模糊的特征逐渐清晰,不再是“她”,他有着达米安刻薄的嘴唇和迷人的眼。
“呜……”达米安拉开一点距离,大口呼吸,在乔来得及要求之前更凶猛、更火辣地吻了回去,像饥饿的野兽,乔就是他的食粮。乔反击了回去,他们唇舌交缠在一起,身体一刻不停地相撞,速度越来越快。
“呃……!”乔忽然狠狠挺身,把达米安死死按在阴茎上。爆裂的快感让他浑身颤抖,达米安搂着他的头,纵容他释放在深处。
房间停止了收缩。
“结……结束了?”乔忽然意识到达米安的屁股仍在他手里。可他们不剩多少空间和彼此分开了。
“嗯。”达米安回答,表情看不出在想什么。
“那……那我们……”乔咽了口唾沫,“穿衣服?”
达米安推开了,迅速缩起身体,在狭小的空间里穿起衣服。乔的精液还留在他屁股里,随着他动作一点一点泌出,可他好像不大在意,也不作清理就提上裤子。
“不……不弄出来吗?”乔羞愧得舌头都要打结了。
“不啊。”达米安缓缓地说,呼吸还是不稳。他敲敲墙壁,声音变了。“墙正在由外向内消失,谁知道出去之后面对的是什么,万一是我父亲呢?”
那我就死了。乔一下从还未消散的情欲氛围中恢复了清醒。
“所以,你的精液还是藏在我身体里比较保险。之后我会自己处理。”达米安冷静地说,刚才柔软甘甜的他仿佛是个幻觉。
……不能想达米安会怎么处理,不能想。乔反复在心里说。他悲哀地意识到,他的春梦素材可能又要增加了。他穿好衣服,坐在角落。房间消融过程异常的慢。他忽然意识到达米安脸上的绯红没有消退,还瑟缩着身体。
事后的关心也是很重要的。性教育课上,老师好像这么说过。
……尽管达米安完全不是那种会接受关心的人吧。
“那个……”乔抱着肯定会被拒绝的心情开了口,“你要不要……我抱抱你?我是说,如果你不介意的话?”
达米安不悦眯起的双眼是骂人的前奏。乔缩起脖子准备好挨一顿臭骂。
“嗯。”
乔难以置信地瞪大眼。他最好的朋友,他自十岁起就托付生死的搭档根本没在看他,耳垂红得像要滴血。从达米安抱紧地双臂和膝盖的空隙间传出闷闷的声音,某种东西正在同这房间一起融化。
“要。”达米安小声说。

由windliveee

米受,CP杂,没有雷点,偶尔吃无差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