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类
未分类

【Jondami】Something Just Like This

——————————————————————

西-里夫学校是大都会最好的小学,教学设施丰富教学理念先进,曾作为全美优秀小学参加过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的教育文化交流。

是的,达米安转入的就是这么一所优秀的,小学。

小学。

小学生能干什么,达米安·韦恩,AKA罗宾,AKA刺客联盟精英教育的中级产物,AKA如果不是导师被沉海现在已经拿到第10个博士学位的学术大佬,是真的完全不知道。10岁小孩应该认字了吧?能从1数到10吗?

事实证明,他们不仅数不到十,也不怎么认字。开学第一周就因为看完全部阅读作业以及数学当堂测验满分导致全班同学多了400页书和500道计算题的达米安·韦恩同学开始担忧人类的未来。

枪打出头鸟,达米安毫不意外地发现自己被这群平庸之辈针对了。这是第三个他捏住手腕和颜悦色提醒的人:“不要从背后接近我试图贴一张写着‘书呆子’的纸条,我怕我一不小心拧断你手腕。”

这是合理的。任何一个悄悄接近你背后的人都要先拗断手腕再说,这是韦恩家训,顺便一说奥·古家训是挑断手脚筋,眼珠挖不挖酌情。但是这群十岁孩子显然不能正确区分警告和玩笑的区别,依然前仆后继。

“嘭!”一个纸团砸过来,达米安歪头轻巧躲过。对方很快砸过来第二团,达米安再躲,同样的事第三次发生时他干脆抓起课本像击球一样打了回去,教室里传出“哎哟”一声——纸团正好砸中始作俑者的眼睛。

这声“哎呦”还挺熟悉的。

达米安回头,看到乔捂着眼睛。

“……肯特先生,韦恩先生,下课留一下。”

被罚下课打扫数学教室的乔冲达米安抱怨:“上课传纸条不是基本常识吗?你躲开也就罢了,哪有人把传过去的纸条打回来的啊!”

“这种基本常识我没有,那还真是抱歉啊!”

“你应该觉得抱歉!”

吵归吵,露易丝帮忙做的午饭还是要给达米安的,她和阿尔佛雷德在营养餐研究上惺惺相惜,乔和达米安就是他们科研路上两只现成的小白鼠。乔从自己储物柜里拿出午餐盒递给达米安。

“给你。”

“你的呢?”达米安随口问了句。

“我刚吃完了,超级速度。”乔得意地小声说,“现在我要去球场练射门了,你可以坐在看台上吃。”

这是很简单的一件事,然而西-里夫人类幼崽大脑似乎传染了什么不得了的疾病,瞎眼和胡思乱想是其不可逆转的症状。达米安几乎是有些赞叹地从达米安的新小女友嘴里听说自己对乔纳森·塞缪尔·肯特这位善良活泼的男孩进行了一系列压迫。

“你抢他的午饭,跟踪监视他,还强迫他把作业交给你写!”

这么听来我真的罪大恶极。达米安点头。最后一项听着就让人义愤填膺。

“我们不会眼睁睁看着你欺负乔!”黑人女孩豪迈地将乔肩膀一搂,就像母鸡护小鸡仔,“作为道歉,你得给乔带午餐,补够你吃他午餐的次数!”

合理。达米安从柜子里拿出阿尔佛雷德的造物,是的今天轮到阿尔佛雷德。女孩很惊讶达米安居然这么配合,然而当乔打开午饭盒时她却愣住了——“你还是在欺负他?!这种东西能吃????”

一坨酸奶油下红红绿绿的菜叶子配以看上去就没什么味道的鸡肉,欢迎来到韦恩庄园的日常——最近阿尔佛雷德在实验定期轻食调养,至于甜点的巧克力炼乳巴菲被达米安吃光了,为了报复上次乔把克拉克炸的鱼条全吃了,那本来是他们两个人分享的。

“说真的,我可以跟他们解释一下。”

“那你解释啊?”

“不。”乔拒绝,“太好玩儿了我忍不住。”

误会越闹越大,当肯特先生与韦恩先生的恩怨传到校长耳朵里时,故事已经变成他们放学后约架把对方打得鼻青脸肿。校长先生没能找到证据,因为肯特先生看上去很好根本没受伤,而韦恩先生一周都没来学校他根本见不到。

布鲁斯·韦恩可是西-里夫小学重要的赞助人,然而因为家境区别对待学生有悖于他的教育理念,校长决定约两位家长好好谈谈。只可惜两位先生的愚蠢更甚于他们的儿子,肯特先生一口咬定两个孩子关系很好,小韦恩甚至还来帮忙洗过碗。韦恩先生稍显通情达理,他表示回去一定好好教育儿子不能再欺负人。

不是,那什么,您儿子被打得一周都没能来上学啊?现在他在教室里坐着手上还打着绷带啊?您要教育他不能欺负谁啊?

校长头一次觉得自己不能理解他们有钱人,也许有钱就是可以为所欲为,没事儿伤着自己玩吧。

家长都这么说了,校长也不好干涉,只能象征性提醒一下乔不要和达米安打架,这又成了学生们认为韦恩家仗势欺人联合学校压迫乔的证据。

“你要反抗!乔纳森,我们可以组织罢课!!”

“罢课!!!!!!!!!!!!”一呼百应。是不是为了乔难说,反正乔挺感动的,达米安也感动,早知道不上学这么容易他就真的和乔打一架了。

罢课运动最终因为家长代表露易丝的横加阻挠胎死腹中。面对读心术专家,这群小学生一点胜算都没有,唯一有胜算的那个挂着一条断了的手臂被勒令闭嘴。

“你怎么就不跟同学们解释?!你这样让达米安怎么办??你就眼睁睁看着所有人误会达米安????”

露易丝真的很生气,露易丝生气起来很恐怖。她没想到自己教育出的儿子这么不懂事,看到朋友受委屈居然旁观……是,她知道达米安不在乎,但是达米安不在乎不代表乔就可以这么做,布鲁斯让达米安上学不就是为了让达米安享受普通孩子的人生吗,没想到乔居然成了阻碍计划的第一推手。

达米安想解释来着,不这不能怪乔,是这群小学生太蠢,而且他也没被误会,确实是他害得自己数学课同学多做500道题阅读课同学多看400页书体育课同学每天多跑3圈……还有什么,哦,美术课同学多画8张素描的啊。就算没有乔他们一样会讨厌他。

然而露易丝不听他解释,露易丝甚至都不让他说话。

乔开始了漫长的解释之旅,他说了一周,然而达米安凶残形象实在太深入人心,他苦口婆心的劝说变成了“被家长施压不得不低头没事我们理解你”。乔终于意识到自己无所作为带来的严重后果——达米安的形象已经彻底甩开书呆子一路向大魔王加速上升,而他就是魔王脚下瑟瑟发抖的小松鼠。这不可以,这不行,达米安不是这样的人。

“过几周就好了。小学生的记忆力只有七天。”达米安吊着胳膊安慰,“我要喝牛奶。”

“可是这都是我害的。”乔愁眉苦脸呈上盒装牛奶,达米安伸过头叼着吸管吸了两口,“他们全都误会你了!不行,我得多陪在你身边,这样他们就会知道我们关系实际上很好……”

“达米安·韦恩又在逼乔给他买吃的了,还要让人喂!”

“嘘小声点……啊啊啊他看向这边了!快跑快跑!”

两个低年级女孩呼啸而过。

“……或者你离我远点。”达米安望着她们的背影,中肯地提议道。

乔没说话。

在达米安入学之前,这个学校是有校霸团伙的,然而他们风头都不及达米安,之前因为拿捏不了这个富家子弟有多恶不敢贸然上前,经过几个月观察之后他们反倒是第一批发现达米安只是看上去凶恶实际上根本不动手的家伙。他们商量了下,决定拉达米安入伙,这样以后吃快餐打游戏的钱就不愁了,而且还有人帮忙写作业。如果达米安不加入他们,他们就揍他,反正他现在伤了一条胳膊肯定打不过他们一群人。

想法很美好,实际操作很顺利,达米安成功被堵在厕所里,没有乔纳森他在学校里基本是单独行动。达米安从隔间里走出来被前面一排大个子吓住了,哦豁,现在小学生都是吃激素长大的吗?

“我们听说你的事了,现在所有人都讨厌你。”为首那人循循善诱,“他们都是群傻瓜,只有我们才理解你。如果你加入我们,我们可以罩着你。”

“如果我不加入呢?”达米安好脾气地追问。这可是他来上学遇到过最有趣的事了。

“我们就揍你。”

简直是惊喜。

“加入你们这群没脑子的类人猿?我宁愿去当个好孩子在教室里算8-1……哦,对了,你们八成连这个都算不出来,谁能告诉我八减一等于几?”

愤怒的一拳冲达米安下巴打过来,达米安轻松躲掉,出拳那人反倒被他踢中腹部飞出男厕所。外面传出一阵惊呼。

“7.”达米安微笑,“就是你们现在的人数。我下一个问题是,7-3等于几?”

“你不可能一次性打倒我们三个人……”一个站在后面的男孩恶狠狠地吼道,而回答他的却是面前三具捂着下体跪倒在地哀嚎的身体。

“4.”达米安活动了下自由的那只手,“倒数你们总会吧?”

“等……等等!我们可以做你的朋友!做你的小弟!”剩下四个男孩颤抖着后退,然而达米安不为所动。

“首先,我不需要你们这么没用的小弟,其次,我不需要朋友。这个学校里的孩子喜欢还是怕我和我有什么关系?我用不着任何人理解。”他一步步逼近他们,姿态如同恶鬼,“我只在乎一个人的友谊,我已经有了,所以……”

“邦邦邦邦”四声脆响,站在那里的四个大个子身体一软同时倒在地上,他们身后站着手拿拖把棍的乔。

“你怎么不用手打?”达米安皱眉。

“他们会脑震荡的。”乔把拖把扔到一边,拍了拍手,“你没受伤吧?”

“你怎么来了?”达米安低下头查看下晕倒男生们的状况,大概过一会儿就能醒,头上长包是免不了了。

“我听到你和他们说话的声音。”乔耸耸肩答道,“他们都不是好人,我就来啦。”

达米安神色忽然阴沉。“……全都听到了?”

“没有没有没有。”乔摇头如拨浪鼓,却在回头走出卫生间时露出一个坏笑,“只是刚好听到你只需要我一……”

“哐!”

拖把棍以万钧之势扫上乔的头,乔正想捂着头杀回去,正好看到他朋友们朝这边跑来——普通小孩被拖把棍打了头会怎样?晕倒,哦对,晕倒晕倒晕倒……

乔一个前扑倒在地上,鼻子不小心撞上地板疼得泪眼朦胧,还得小心用脸挡住砸出来的小坑。

“乔你没事吧?”他的球队伙伴在他耳边尖叫,“不要死啊!”

“他没死。”达米安不耐烦地走出来,另一个男生冲进厕所,发出小姑娘一样凄厉的尖叫——“这里有人受伤了!!!!!”

“我去叫校医,你趴着别动!”女孩站起身冲达米安怒吼,“达米安·韦恩,你真的欺人太甚!!!!”

乔想佯装虚弱地抬头解释一下,可惜他演得太过认真,女孩甩开他的手转身跑去告老师了,临走时还不忘甩下一句:“离乔纳森远点!!!!”

等到周围人都跑光之后,达米安与地上的乔面面相觑。

“我不会道歉的,是你先打我头。”乔说话时一阵心虚。

“谁要你道歉了,白痴,想想怎么跟你妈妈和阿尔佛雷德解释吧,我不能在学校打架。”达米安烦躁地回答。

“我也不能啊!”乔从地上爬起来,正想擦掉眼角里刚疼出来的眼泪,却被达米安忽然认真的眼神吓了一跳,“你看什么?”

“之前没发现,你哭起来还挺好看的。”达米安说,闪身躲过乔挥过来致命的一拳。

+++++++++++++++++++++++++++

“知道吗,你哭起来还挺好看的。”

狭小的房间里,浅麦色皮肤上疤痕纵横的少年上身被压在桌上,随着身后人的一下一下顶弄发出不成调的哭喘。他身后皮肤白净肌肉匀称的少年一手握住他两只手腕压在后腰,一手从容地卸下被雾气模糊了镜片的眼镜放在桌上,上身微微压下,声音温柔,下身却又是狠狠一撞。

“哈啊……轻,轻点……乔你……呜……”

乔用食指抹掉挂在达米安睫毛上的泪水放进嘴里,达米安瑟缩着将额头抵上桌面藏起脸。

“别害羞嘛,真的很可爱。”乔不再动作,给达米安一点休息的时间,“你怎么不说话?我欺负太过了?”

“……滚。”达米安小声嘟囔,换来身后人凶狠的加速。“不……等等……停下,停,我要,我不行,我要……”

乔体贴地顶住那一点直到达米安全部释放出来,淡淡的乳白色液体打湿了桌子上敞开的习题。

“完蛋了。”乔用无辜的口气说,“我要怎么跟导师解释,有坏学生故意弄湿了我的作业?”

“反正你也写不完。”达米安断断续续地说,因为喘息而胸脯起伏明显。

“谁说的,明天早上才交,我还有半个晚上的时间可以写……”乔的话语在看到达米安邪恶的微笑时戛然而止。

“你有吗?”绿眼少年的恶意地在他胯间磨了磨臀。

“你真的,很爱,欺负人。”乔低头咬上达米安通红的耳朵。

“多谢夸奖。”

由windliveee

米受,CP杂,没有雷点,偶尔吃无差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